您所在的位置: >> 豫图讲坛 >> 讲座精选

客观辩证地看世界 科学公正地认识东西方


发布:2012-06-01   作者:   查看: 10804

客观辩证地看世界 科学公正地认识东西方

 

孟庆伦

 

大家好!欢迎大家今天来听取我这场讲座。今天讲的题目,刚才大家也看到了,这个题目按道理是比较大的;再一个,就目前社会科学研究的领域,涉及这一题目的内容,还是有一定风险性的。为什么还要讲这个题目呢?经过我多年的研究、实践和体会,我感觉当前我讲的这个内容,是不少人所面临的,但是大家又不容易搞懂搞透的东西。还有就是我1999年和2004年两次率团到西欧和北欧进行较长时间的学习和考察,对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层层面面,从政府机构设置,财政税收管理,还有老百姓的生活,包括社保等方面全部都考察过,对咱们东方跟西方,也就是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两种社会情况,有一个较为全面真实的认识了解和对比感受。所以,后来决定讲这个问题。

今天讲的这个题目,内容主要分四个部分:第一、当今世界的现状和特点;第二、造成当今世界现状的原因;第三、中国的现状及这一现状造成的原因;第四、今后我国的奋斗目标和方向。

下面咱们开始讲第一个问题

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就是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如果学过哲学的,或者有一定哲学知识的人就知道,唯物主义强调的是,看问题一定要如实客观。这点,毛主席在不少哲学著作中一再强调。辩证法强调的是,看问题一定要注重联系和发展。如果不讲联系和发展,任何理论和观点都不具备辩证法的特点。再一个,对待社会和历史问题,咱们要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方法去分析和认识。依照这种思想、立场、观点、方法去我们看待今天的世界,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问题和现实:当今东方的社会主义,已经不是原来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他们理论上所讲的那个社会主义;再一个,当今的西方资本主义,也不是咱们原来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之前所描述和批判的那个资本主义了。

现在的东方社会主义国家基本特点是什么?我们身在其中,现在能够看到和感觉得到的是,这些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经济普遍比较落后;再一个,国民比较穷困。原来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咱们社会主义是一个强大的阵营,苏联内部它有一个苏联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加上东欧一些国家联合到一块,再加上咱们中国,还有朝鲜、越南、古巴,这是一个强大的阵营。到了上世纪90年代以后,社会主义阵营彻底崩溃了,随着苏联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解体,其他一些欧洲社会主义国家,也纷纷倒戈变性,投向了西方资本主义。现在,仅有的社会主义国家就是这么四个:一个是中国,一个是朝鲜,一个是越南,再一个是古巴。现在的社会主义国家一共只有这四个。在这四个国家中,除了中国是一个大国,其他三个都是比较弱小的国家。现在,社会主义的力量,在国际上并不显得十分强大。

在咱们社会主义国家,尽管国家的数量比较少,力量相对来讲比较弱一些。但是,在这些社会主义国家中,还都是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领导和执政。在这些社会主义国家中,对朝鲜咱们现在不是太清楚,就目前来看,越南、古巴跟中国基本上都是这样一种状况和特点:在这些社会主义国家,已经不讲消灭阶级,不讲剥削和压迫,不讲消灭私有制,不讲缩小和消灭三大差别了,既不讲阶级斗争,也不讲无产阶级专政了。虽然在社会主义国家也强调民主,因为历史条件限制,在现实中人民民主权利是受到一定限制的,人民的其他权利也是受到一定制约的。在这些社会主义国家,一般来说贫富悬殊比较大,社会矛盾比较多,有些矛盾也是比较尖锐的,有些还表现得相当激烈。这方面提示一点就可以了,就比如咱们国家,人民民主权利实际上是受限制的。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咱们的《宪法》对国民游行、示威、罢工限制条件是很多的。我们198989事件以后修改了《宪法》,修改后的《宪法》就不允许中国人罢工了,就连游行示威也进行了种种限制。如果民众游行、示威可以,但你必须预先申报,申报之后经批准,给你指定路线,让你按照指定的路线去游行示威。如果不经批准,不按指定路线去游行示威,这是社会动乱性活动,可能就要对你采取措施了。由此可见,咱们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人民享有的的民主权利确确实实是受到一定限制、不充分、不完全的。

现在,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特别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又是什么样呢?实际上这些国家也是问题多多,也有风险和危机。特别是近几年,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它们的金融跟国家主权债务方面危机一直是接连不断,并且灾难非常深重,尤其是现在的欧洲表现得最为明显。可以这么说,资本主义有它阴暗的一面,但是资本主义阴暗的一面已经不像原来马克思、列宁讲的那么黑暗,矛盾和斗争的表现也不是那么激烈了。再一个,也不像以前咱们课本上所讲的那么缺乏人性和道义了。现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大多为了收拢民心、稳定局势,对国民采取教育、医疗、退休、养老等方面的高收入、高福利政策措施,确保国家的稳定和发展,民众的满意程度丝毫不低于社会主义国家。我到西欧和北欧考察以后,对这方面有深切的感受和体会。

我是1948年出生的人,1949年咱们国家解放,我是1966年在现在的河大附中上高中的,高中毕业时候正赶上文化大革命。原来政治课本上讲的西方资本主义简直是黑暗的不得了。课本上讲,资本主义社会没有一点人性和道义观念,资本家是整天想方设法赚钱,工人是整天拼命干活劳动,但是工人得到的工资收入总是非常低下,远远不够养家糊口,经常是食不果腹,穷困潦倒,饥饿难耐。资本家一心为了赚钱,从来不顾老百姓死活,经常把卖不出去的牛奶宁可倒进河里、海里,也不肯施舍给衣食无着的工人。咱们国内的宣传也是讲西方资本主义多么黑暗,多么黑暗,说那里的人民群众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急需我们前去解救。去到那儿之后一看,根本不是那回事儿,这才明白原来我们对西方资本主义的批判和描述,与事实的出入竟是如此的大。

我是1999年到西欧的十几个国家去学习考察的,特别是重点考察了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因为它们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他们整个国民收入情况,老百姓基本生活情况,国民的福利情况,远比咱们国家好得多。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原来咱们对德国一点不了解,包括咱们国家很知名的学者对德国也不一定了解很多。我主要是考察德国的财政税收和国民的收入分配情况,到德国国家税务局和地方税务局去学习和考察,还请德国国家最高级的教授,把全国财政收入及分配方案一一进行了讲解和说明。德国福利有多好呢?他们全国有一个最低贫困线,最低贫困线当时是什么样呢?全德国所有人包括农村,只要家庭人均月收入低于约约4000元人民币,就被划定为是贫困家庭,国家就要给予救济了。它们的救济解决办法跟咱们国家不一样,它是通过财政跟银行来解决的。比如说每一个月到月底时候,银行审查你每个家庭帐户,审查中发现你家庭人均收入低于4000块钱了,到月底的最后一天,银行给你核准以后,必须及时给你补足人均4000块钱,把不足的差额给你打到你家庭或个人账户卡上,这个是不需要任何审批的。至于后来银行跟财政上怎么结算,那不是老百姓要问的事儿。你想想人家的福利跟咱们国家比一比……咱们郑州市的贫困线原来是月人均380块钱,现在可能是460块钱左右,你家庭人均月收入低于460块钱,你要经过申请,经过上报、审查、批准之后,再经发放手续,然后你才能领到人均的460块钱。咱们知道,在咱们郑州市的话,真正是人均收入低于460块钱,你先向街道提出申请,街道再给上面反映,到上面审查批准,最后再发给你,这个过程多长啊!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都未必能办完。人家是一到月底,由银行审查你家庭帐户,只要发现人均不足4000块钱,马上给你打到个人或家庭账户上,保证你月人均4000块钱的生活消费。由此看来,现在资本主义国家在国民福利保证上,确实比咱们社会主义国家要好。资本主义国家的老百姓,就是咱们以前说的度日如年,这些情况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下面重点讲一下德国的财政收入和分配情况。我们从德国最高级教授的讲解和说明中了解到,德国财政的收入和分配情况和别的欧洲国家不一样,它是一种逐级的均衡分配,一级一级分。比如像在咱们国家,有乡一级政府,到年底时候,比如说这一个乡管了好多村,各个村收入情况不一样,在德国有这样一个要求,你这一个乡管的好多村收入不一样,到年底时候,你收入高的村必须给收入低的一些村均摊一部分费用,把你的收入费用拨给他们一部分;到县里面,县里面有好多乡,到年底时候,你的富乡得对穷乡照顾,得分一部分收入和费用给穷乡;到地市一级,地市有好多县,在你管辖区域内,富县对穷县得有一个照顾,有一个均衡;然后再说省一级,一个省里面有好多地市,富的地市必须对你穷的地市均衡一点;到国家,富省对穷省又有一个均衡。这样一连串均衡以后,在整个德国很富有的地方跟很穷的地方人均收入几乎没有多大差别。这种分配情况跟咱们国家计划经济时有一定类似,有一点平均主义的味道。但是这样进行分配调整以后,在这个国家内再富的地方,再好的地方,收入再高的人,也不比最穷的地方,收入最低的人,一月、一年多拿多少,你的生活水平也不至于比他高出多少。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呢?很明显,大家生活水平基本相当,相差无几,绝大多数人心理平衡,老百姓的满意度肯定是高的。

咱们仔细想想,现在咱们不少人非常怀念毛泽东,人们为什么怀念毛泽东呢?现在不少年轻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凡是45岁以上,50岁以上的人都深有体会,为什么怀念毛泽东?就因为新中国建立以后,毛泽东领导实行的政策是照顾全民的政策,不是照顾少数人。那时候你只要是中国一个公民,不管在城市还是农村,都能让你有一个最基本的生活保证,并且这种生活保证总体上是平等的。举一个简单例子,当时的公务员实行23级工资制,最低公务员,刚刚参加工作的,哪怕是最低级的政府机关,先见习一年,见习一年之后转正,你才是最低级的公务员,23级公务员当时工资多少啊?—每月23.5元。你要是一个工人,你刚刚当上工人,到工厂里面去学徒的话,最初工资是18.5元,但是一年转正以后就是每月22.5元,跟公务员转正之后的工资,基本是一样的。那时,你只要工作了,你离开农村到城市,最起码保证你有一个住的地方,给你安排,如果房子给你安排不了,最起码给你安排一个床位。那时候,你只要作为一个中国工人,不管在农村还是城市,你都有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并且大家基本上差不多,悬殊不大。因为大家基本上差不多,悬殊不大,所以人民心理基本上都平衡。咱们再举一个简单例子,年龄大的都清楚、都知道,中国最艰难的时间,就是19601963年,在这段时间里,咱们国家因为自然灾害跟还苏联帐造成的特殊困难,全国光饿死的就有5000多万人,仅信阳一个地区饿死的就有150万人,但是咱们信阳那个地方向中央报的材料是死了二三十万。咱们想想,那时候人饿那么狠,死那么多。但是,那时没有一个人说毛泽东不好,没有一个人说共产党坏。为什么?当时全国是这样一种情况,无论是谁,只要你看看你周围的人,跟你几乎都一样,你饿得浑身浮肿,他也饿得走不动了。一天给你三两粮食,他也就是三四两吧,比较起来没有什么不满的。毛主席在中南海一听说全国灾情这么严重,他就提出,以后每个月不要给我做红烧肉了,我只吃素的。一号领导人都有这种感悟,对下面的领导影响多大啊!下面各级领导一看心里震惊,再也不敢吃喝浪费了。毛主席连肉都舍不得吃了,跟老百姓同甘共苦了,下面老百姓一看,你饿了我也饿,你肿我也肿,你病我也病,你撑不过去死了,那怨你命短,算是拉倒。那时候没有人有什么不满的。

那时候那么穷,那么苦,在农村,那时候叫人民公社,公社粮食仓库里面粮食倒不少,有没有人去偷抢粮食?没有。有的农村老百姓饿死在路边,他都不会到国家粮库墙角转转想着偷一点。那时候银行有钱没有?银行很有钱。人都穷到那个地步,全国没有一个地方发生抢银行事件。改革开放以后,条件好了,国家也富了。打砸抢事件却不断发生。光咱们郑州跟河南,三天两头这个银行被抢被砸了,那个银行被抢被砸了。我就不明白,中国人最穷时候,这些事件没有发生一起,但是中国一旦开始富起来的时候,这些不良的事件倒是屡屡发生,这个不太好理解。

你只要有过生活经历,有过生活经验,对原来毛泽东在世时候的社会政策会有深刻了解,跟现在的有些政策对比,你做一个如实的对比,你能发现人的不满产生于哪儿?该不满时候为什么没有不满,现在该满意时为什么没有满意,这都应该找一找原因。现在咱们国家非常注意这一点,总是想办法来创建和谐社会。和谐社会怎么和谐呢?你得调节民众的情绪啊!让大家心安理得,和和气气,和和睦睦,你得往这方面有一个引导,还要扎实做好工作!现在这个工作看起来不是太容易做,这个需要大量的工作和时间。

对资本主义这一块呢,特别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咱们也应该有一个足够的了解,我感觉咱们国家有些学者,特别是现在一些年轻学者对真正的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基本上知之不多。他们没有认真地去研究,对马克思列宁主义他们现在甚至还感到不屑一顾,实际上这种情况在我们国家是非常危险的。

我是解放以后上的学,那时候国家和政府的理论教育工作做得是很好的。文化大革命中间,别人热衷于跟潮冲冲闯闯,打打闹闹,跑跑跳跳,我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人的著作认认真真研读了一遍,把马克思的《资本论》也认认真真地研读了一遍。现在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搞政治经济研究的,包括博士或者博士后,他如果有功夫能把马克思的《资本论》认认真真弄一遍的,可能性不大。马克思的《资本论》是四卷,等于16开的本,一家伙几十公分那么厚。他作为一个博士,现在哪有时间和功夫一页一页翻那个?他做那个还不如想法赶快去挣钱呢。我用了半年多,将近一年的时间,把马克思的《资本论》一页一页、一行一行、一点一点认真研读了一遍。包括现在很知名的教授、专家也未必有那个时间和功夫。

经过这些研究以后,我觉得咱们国家现在在理论研究上出现了一个空缺,关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社会主义理论的研究,就出现了一个欠缺。现在,人们在信仰上,特别是在年轻人中间出现了一个危机,他们感觉现在不需要了解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了,管它什么社会主义、资本主义的,只要我干活多给我钱,只要有好日子过,只要让我有车有房,只要我有好的家庭,过上好的生活,管你社会主义、资本主义,现在好多年轻人是这种状况。在咱们国家,这种情况出现是一种十分危险性的情况。

我有这样一个体会,现在尽管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有不少好的一面,但是它也仍然有不足的一面。比如,资本主义国家自始至终都讲一个民主跟平等,但是这个民主跟平等在资本主义最初形成时候,它是资产阶级为了对抗封建等级制提出的一个纲领性口号,但是这个口号一直到现在,已经200多年了,这个口号也没有完全落实。为什么呢?资本主义国家一直到现在并没有真正实现国民在政治经济上的完全平等。如果说在他们国家政治经济上真正实现了人人平等,那资本主义就不叫资本主义了,应该称其为社会主义了。

现在咱们会经常遇到这么一个问题,有些国家领导人,还有一些很知名的学者,一提搞社会经营就说是资本运作。我就不明白,他说这话时知道不知道资本的含义是什么。动不动就是资本运作,资本运作,说起来很随意,很顺口。究竟什么是资本?实际上,资本就是为了盈利的投入。不以盈利为目的投入,都不叫资本。咱们说以盈利为目的去运作,你照顾的是谁的利益?就是资本所有者的利益。小的资本所有者是私有者,大的资本所有者就是资本家,再大一点就是资本集团。现在国家一讲就是资本运作,我是说这个危险信号出来了,如果国家往私有方向发展的话,整个国家的命运就相当危险了。我是这么认为的,不知道大家能不能认同我这个想法?

我认为在资本主义国家,只要资本主义制度存在,它就不可能实现真正的人人在政治、经济上的平等。为什么呢?因为资本拥有者拥有资本是为了赚钱,给资本提供劳动力的这些人劳动是为了养家糊口,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最终目的也是不一样的。我认为在咱们国家,现在从理论上应该扶正一下,对资本概念必须认真进行理解,慎重使用,不能动不动就是资本运作。现在国家很知名的专家、教授,还有国家领导人有时候讲的资本运作,是一种错误,是对资本概念的滥用。

现在东方的社会主义跟西方的资本主义,情况怎么样呢?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在哪儿呢?最近这十几年,我一直注重咱们社会科学研究这方面的探讨,咱们社会科学机关在这方面研究的人很少,真正并且能够探索出来路子的更不多,往往都是跟着国家政策跑的人比较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要真正了解产生现在这种情况的原因,必须得认真回到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基本理论的研究上去,从基本理论研究上可以探讨出为什么现在资本主义是那个样,社会主义是这个样,如果不从根本上去探讨的话,还找不出真正的原因。

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在马克思、恩格斯在世时候,他们是处于资本主义刚刚形成的上升时期,也就是自由资本主义时期。在这个时期,社会矛盾也是比较尖锐,比较复杂的。马克思、恩格斯对对当时社会分析得出这样的结论:只要生产资料私有制存在,资本主义是维护私有制的,实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生产就必然是无政府状态。生产无政府状态就是你各自为政生产,谁掌握着资本谁就可以随意投入安排生产,并且想方设法赚钱。只要生产无政府状态一直进行下去,生产和消费矛盾就必然产生,生产跟消费的矛盾一产生,生产出来的东西有可能卖不出去。一旦生产出来的东西跟社会需要和社会购买力出现极度反差时候,这个时候强大的社会矛盾就爆发了。一边是生产出来大量的东西卖不出去,想赚钱赚不了;另一边是想买,一是没有钱买,再一个是生产的东西不适合他的需要。在这个时候就出现了社会的经济危机。一旦出现社会经济危机,复杂的社会矛盾跟尖锐的冲突就暴露了,这些矛盾和冲突一旦大规模发生,这就是社会的大的冲突就出来了。社会大的冲突出来以后,就是马克思讲的革命的形势形成了。革命的形势一旦形成了,革命的运动就要到来了,革命的阶级就要开始革命活动了,革命的阶级就要推翻旧统治,建立新政权,实行新制度了。

马克思、恩格斯他们认为,在资本主义情况下,社会危机跟矛盾一旦爆发到严重程度的时候,必然导致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这个时候就要进行大规模的革命,要推翻资本主义政权,要实行新的社会制度。对于这种新的社会制度,当时马克思的预料是什么呢?应该是建成共产主义,建成最合理、最平等的社会。到后来,经过一段革命的实践,特别是1871年巴黎公社起义失败以后,他总结由资本主义直接到共产主义是不可能的,中间必须有一个过渡阶段,这个过渡阶段就是社会主义,只有经过社会主义过渡,人们才能进入到最自由、最幸福、最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在这个过渡时期,一定要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就是还有阶级,阶级还没有被完全消灭的这一阶段。在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情况下,逐渐把社会上一切私有制变成公有制,把阶级消灭,把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完全消灭,最后达到共产主义的完全统一。这是马克思跟恩格斯他们对社会主义的探讨。

在那个时候,经过1871年巴黎公社革命起义失败的教训,马克思总结得出结论:在资本主义占统治地位的时候,在一个国家要想取得无产阶级革命胜利,那是不可能的。一旦发现有一个国家要进行无产阶级革命,所有的资本主义国家会马上联合起来,想尽一切办法扑灭这场革命,把革命扼杀在摇篮里。为什么呢?他有实证啊,1871年的巴黎公社革命,那是世界无产阶级在那儿共同进行的革命和斗争。巴黎公社具体情况咱们不再多讲了,一讲话题就多了。巴黎公社的一些成功经验就是马克思跟恩格斯对社会主义理论产生的基础,基于此他们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好多框架、结构、一些制度什么的大多都源自于巴黎公社。后来苏联建成社会主义国家之后实行的一些制度,也主要取自于巴黎公社一些比较好的制度跟规定。咱们国家建设社会主义,又照搬苏联那一套。苏联没有把马克思那些东西学好、用好,咱们国家也没有把苏联那些东西学好用好,都出现了不应有的失误或者重大的损失,都出现了一些比较严重的困难和灾难。

这里面咱们需要强调一下,马克思主义和恩格斯他们强调社会主义情况下的无产阶级专政是先进阶级领导的、人民权利平等的、民主决策和民众共同参与管理的社会模式。他们所说的这种社会模式,被苏联和咱们国家在实施中走样、歪曲和变形了。从苏联到现在,咱们仔细想想,基本上都是这样的,这些共产党国家都是一党执政,在共产党执政时候,一切都由执政团体内部少数人或者某个强势的权威人物对国家的一切说了算。想想看,在原来苏联是不是这个情况,原来苏联列宁在世时候列宁主导一切,列宁去世以后是斯大林主导一切,一切以个人意志为转移。比如列宁在世时候实行过临时共产主义政策,临时共产主义政策失败以后,列宁又回过头来进行政策调整。列宁去世以后,斯大林对社会主义有他自己的意见和主张,国家一切必须得听他的。你不实行他的主张,他就视你为反党,就要对你进行镇压。在咱们国家,也是这样,原来毛泽东在世时候最大的失误就是民主机制不是很健全,一切基本上都是他说了算。中国的历次运动,包括文化的革命发动和进行,自始至终几乎都是毛泽东一个人在导演,到最后这个结局很不理想。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动机不能说问题多严重,但是一旦发动起来控制不住了,还得他一个人说了算。再后来,他一躺倒,说不出来话,或者发不出来令了,这时候国家就出现问题了,一出现问题,造成了多方面的临时性困难和危机。这些困难尽管过去了,但是这些问题的解决和留下的后遗症还是不少,这些都是咱们应该汲取的教训。 现在我们应该知道,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建设必须是全民平等地参与国家和社会的事务管理,如果你不是全民平等参与国家和社会共同事务的管理,这样的国家实际上不是真正的民主,而人民也不是真正的平等,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没有真正体现出来。不过这种情况咱们国家相信以后会慢慢地转变过来。

到了列宁时候,列宁对马克思主义有一个新发展.马克思讲,在资本主义占优势时候,一个国家要想取得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是不可能的。列宁所处的时代正是资本主义由自由竞争发展到垄断资本主义的时候,就是帝国主义已经出现并形成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帝国主义矛盾尖锐化发展的一个突出表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列宁说,马克思主义必须得到发展,马克思的在一个国家无产阶级革命不可能取得胜利的观念应当有所突破。在资本主义发展到垄断阶段,特别是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资本主义面临的矛盾很复杂、很多,但是在矛盾冲突很尖锐、很复杂的地方,它必然有一些力量的薄弱点,在它力量薄弱点的地方,无产阶级有可能在一个国家取得革命的胜利,并且获得革命成功。他基于这种理论,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了。在1917年,世界大战临近结束时候,他领导了俄国的无产阶级进行革命,取得了胜利,推翻了沙俄旧政权,建立了新政权,实行了社会主义制度,建成了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这是列宁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并且有了成功的实践。

在苏联社会主义革命胜利之后,在中国,在毛泽东领导下对马列主义又有了一个新的发展。列宁说,在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在一个国家有可能获得胜利,但是中国不是资本主义社会,也不是资本主义国家,中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和社会。在这样的国家进行无产阶级革命,革命怎样进行?能否成功?这是马克思、列宁以前所没有讲到的。毛泽东这样认为:在非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革命仍然有获得胜利的可能。毛泽东的这一观点,遭到当时处于党领导位置的陈独秀、王明等人的强烈反对、否定和批判。他们按照马列主义原理强调说,社会由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由奴隶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由资本主义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这是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规律不能改变,规律不能逾越。他们认为中国还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社会,要想进行无产阶级革命,并且获得成功,根本不可能,绝对不可想象。他们不同意毛泽东的观点。但是毛泽东坚持自己的观点和理论,领导革命队伍经过艰难曲折,到后来确确实实在半封建半殖民地情况下,也取得了革命的胜利,建立了新政权,建立了社会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通过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发展的了解,咱们就清楚了。这些清楚以后咱们就知道,社会主义国家虽然说建立了,但是你社会主义的一些制度跟原则,原来马克思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里面讲得很清楚,必须是人民权利是平等的;再一个,必须实行社会主义公有制,逐渐消灭私有制,消灭差别;再一个,最终实现没有等级,没有差别,并且是社会财产全民共有,全民共管的社会。原来马克思基本理论是这样的。到后来,苏联的社会主义跟中国的社会主义实际上只是坚持了一部分马克思原来所讲的社会主义理论和原则,没有完全坚持,坚持的有些也没坚持好。

咱们再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许多年轻的理论家一提计划经济都反感,都说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一种失败的模式,是一种失败的经济。咱们认真想一下,计划经济在社会主义情况下失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是它本身吗?不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计划经济之所以失败,并不是因为计划经济不好,而是咱们计划欠科学。你如果真正计划科学了,我看计划经济远比资本主义的竞争经济、垄断经济要好得多。你仔细想想看是不是?如果人民群众需要什么你生产什么,需要多少就生产多少,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你如果有计划地设计,并组织生产,资源合理配置,劳力适当调度和安排,不造成一点浪费,你这个国家不会有经济困难和危机,国际上也不至于有阶段性的经济危机,也不会发生大的国际冲突。你只要真正做到这一点了,一切社会矛盾都好解决。现在因为你没有能力做到科学计划,没有能力完全落实科学计划,所以你才造成了计划经济运转不灵。在运转不灵的情况下出现的问题,你不能归因于计划经济,只能说你领导跟管理欠妥,或者欠能力。

上一世纪70年代我在教学时候就提出来了以上观点,我认为计划经济没有任何不妥,我们的计划经济失败,只能在经济计划制定、计划执行和组织实施方面找原因。我一直认为我这种观点应该坚持,不管多少人反对,我都坚持这种观点,但是这种观点大家能不能认同,咱们可以再商讨。

上世纪80年代,我参加费孝通、钱伟长、季羡林在北京政协礼堂举办的一个多学科学术讲座学习班,我当时就把这个观点提出来了,他们也认为,你讲的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是要作为一种正式东西公开宣传,那不行,你这种观点不合时宜。我认为这种观点现在可能还不一定合时宜,但是从长远来看,从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来看,我认为是正确的。所以我认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理论咱们还是应该认真学习的,应该认真贯彻的。只要背离了这些,你的社会主义肯定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你要想达到社会主义的实现,或者是完全实现,我觉得那都是不可能的。

对邓小平理论及其对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发展,我不想多说,因为对邓小平后来实行的一些东西,我有我自己的看法,我不知道大家认同不认同。在毛泽东时期,毛泽东认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是根本对立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他认为,社会主义到共产主义整个过渡时期,这个时间是非常漫长的,绝对不是一代人、两代人,或者三十年五十年可以解决问题的,他认为社会主义要取得完全胜利,或者最终胜利需要几代人、几十代人,甚至成百上千年人的奋斗和努力才能解决。我说毛泽东这个估计确确实实应该是正确的。但在他年轻力壮时候,他头脑也曾发过热。他曾认为社会主义应该大张旗鼓地搞,可以突飞猛进,可以获得多方面的巨大成就,包括1958年时候的人民公社、大跃进,那都属于毛泽东处于年轻力壮时候的一种狂热。我不知道在座的人有什么印象,我感觉那时候人的思想、那个朝气和干劲,真是世上少有,空前绝后。那时候一提社会主义,人人都会感到前景就是无限美好,跟着毛泽东,跟着共产党就会越来越有奔头,人人都信心很足,干劲也很大,并且都还坚定不移。但经过多次的挫折和磨难以后,后来毛泽东到晚年时候体会到,真正要把社会主义革命跟社会主义胜利进行到底,这不是短时期能够完成的,需要长时间的努力。

到毛泽东去世,邓小平当政以后,他的理论有一些变化,他认为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他没有直接讲是可以调和,从他实行的一些政策与办法措施上,可以这么理解,他认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矛盾可以调和,并且可以互利互惠,共同发展。邓小平在咱们国家改革开放中实行特区政策,现在要问,什么叫特区?特区实行什么政策?仔细想想,实际上,特区就是出让权利跟利益的特殊区域。特区政策就是放宽条件,大大让利于外来投资者的政策。如果你不出让权利,出让利益,资本主义就不会进来。你吸引外资,什么叫外资?就是外国人掌握着的资本。资本是什么呢?资本就是为赚钱的投入。特区的政策是什么?就是外来资本到我这儿,地我供你用,可以不要你钱,或者少要你钱,税收可以给你减免,中国人劳动力很便宜,工资你定,一切管理都由你定夺,你出让权利、利益之后,给人家提供一个赚钱的好机会。当然,咱们得到的好处是经济可以发展,劳动力素质可以提高,产品也有一些丰富。但是这些的前提是你出让权利跟利益换来的,如果没有出让权利跟利益,你绝对不会有那种结果的。

我想跟大家探讨一下,为什么河南发展慢?我是1994年调到财政厅的,我把当时的全国财政报表,还有前几年国家财政的各种报表翻了一下,我就说河南穷很自然。为什么很自然呢?因为在改革开放初期,国家沿用的财政政策还是老一套。就是每年国家财政的征收指标是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一定的百分比,全国同比例增长,地方财政向国家财政上缴。在改革开放之前,咱们河南跟山东这都是全国农业大省,咱们国家财政收入主要来自于这些农业大省,咱们河南跟山东在全国财政上缴数额上一直排在第四到第六位,要么就是河南靠前第四第五,要么就是山东靠前第四第五,始终是这样,咱们河南给国家贡献特别多。像浙江、福建、广西、西藏、新疆等沿海边疆省份,由于他们原来经济落后,他们每年上缴的财政数额都非常小,跟咱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比。因为他们那时候工业不发达,沿海省份靠一些渔业,渔民弄一个小破船,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多少钱。别的省份山穷地薄,收入了了。那些省份那时有多穷呢?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1968年我到广州去,因为文化大革命时期我作为学生串联,认识了几个广州高干子女,我到广州以后,看到广州的中学生,包括高干的小女孩,没有穿鞋的,都是光着脚,我大有不解。后来才知道,他们为什么光脚呢?当时国家基本上不生产皮鞋,也不允许学生穿皮鞋,学生穿皮鞋被看成是资产阶级的作风。那地方又经常下雨,地上经常是湿漉漉的,穿布鞋也不适合,人们没有别的可穿,所以广州人包括高干女孩上学都是光着脚跑,就穷到那个地步。现在你到广州去,女学生都穿高跟鞋了,变化之大不可想象。改革开放以后,国家对各省的财政政策不变,都按原基数同比增加上缴。边疆和沿海省份,改革开放后享受优惠政策多,经济发展快,每年上缴财政的数额又不大,深得实惠。河南呢?地处中原,在没有任何政策优惠的情况下,每年上缴国家财政的数额巨量增加,数量庞大,如牛负重,举步维艰。山东还好,山东地处沿海,它享受到了一些政策优惠,经济很快上去了。

河南错过一次机会又一次机会,给国家的贡献一而再再而三的大,河南把自己劳动的血汗大部分都交给了国家,国家以前在反哺这方面做的很不到位。现在卢展工书记来了以后,咱们有一个中原经济区建设,现在国家又开始给咱们反哺了,但是你再反哺,现在这个穷底已经形成了,现在要改变这个穷底状况,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现在浙江、福建、广东、广西,人家的工资跟收入水平,包括老百姓生活水平都比咱们河南普遍高出很多,你只要看一下都有体会。原因在哪儿?—国家有些政策不尽合理。河南人做了这么多年的贡献,河南人在全国的形象还不好,这几年有一点好转了。我对河南人这一点非常愤愤不平,你国家要是一开始给河南有点儿照顾的话,河南的发展恐怕比那个省份,比那个地方都会又快又好。

下面讲第二个问题,造成当今世界现状的原因。

这个原因现在很少有专家去探讨,我在上世纪70年代就发表过一片篇论文,那时候苏联社会主义国家还相当强,我说在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两大阵营严重对立的时候,社会主义要想求得发展,必须认真向资本主义去学习,学习它的先进生产和经济管理。因为资本主义已经向社会主义吸取了不少有益的东西,使它有了很大进步和改变。我们原来批判资本主义都是批判资本主义不讲民主跟平等,不注重人的权利跟福利,说社会主义国家特别注重人权,特别讲究民主,特别讲究平等,讲究福利跟照顾。咱们在原则上跟资本主义进行对比,在国际论坛上也是这么对它进行批判。到后来,咱们就发现资本主义暗中把你社会主义好的东西吸取过去了,吸取以后资本主义国家反驳社会主义国家说:你说我假民主,你说我不平等,你说我不人道,我还有一个多党制,我一项政策的实施大家还在一块争辩争辩,你社会主义没有这个吧!你说人权跟福利这方面,我资本主义实行高福利,我有最低贫困线,我的最低贫困线比你社会主义高收入定得恐怕都要高,我对人的照顾也比你好。这样一来,好像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就荡然无存了。真是不可想象。

关于资本主义国家福利这一块,发达国家这些福利政策方面,我简单举一个例子。在1986年时候,我原来教过的一个学生,他被国家公派到美国工作了,在美国工作两年。在工作半年之后,他在出去考察途中发生了一次车祸,在昏迷中被人抬到医院,在医院住了两个礼拜,后来出院了。当时他给我写信,说他这次到国外,真是倒了大霉了。不到一年就出了车祸,在昏迷中让人家抬到医院,在医院里面住了两个礼拜。你想想看,住院这两个礼拜,按照中国人的想法,这两个礼拜的工资没有了吧,再加上高昂的医疗费,他说我这两年不等于白干了。可结果出乎预料,到出院时候,他看一下自己的银行卡,银行卡上收入比他正常上班工资收入还高出很多很多。他很不理解,问周围的人,这是怎么回事?心想我因为车祸住院,没上班不说,还花了那么多医疗费,到月底我卡上的钱比正常上班的工资收入还高,怎么可能呢?人家美国人给他解释说,你出差考察,你是因公啊,你住院以后受伤治疗,除了基本生活支出以外,你还有医疗费用,还有康复补偿之类的,这好多加起来,那要不多,还叫合理吗?那叫不合理。他听了之后说,看来美国福利制度比咱们国家好。他没有申请什么,到月底之后,银行卡上直接打上去了。由这个可以看出来,在西方发达国家,各种福利制度确确实实比咱们现有社会主义国家要好得多。

它们好在那儿呢?原来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两大阵营对立时,咱们批判人家,人家把不好的改好了。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长处认真学习吸取了。而社会主义呢,夜郎自大,光批判资本主义,一再强调资本主义早晚要灭亡,早晚要被社会主义所代替。又说我的社会主义制度多优越多优越,前途多光明,多远大。可你就不注意检讨和改进自己,不注意好的制度和政策的实施。人家资本主义原来是发达的生产力,繁荣的经济,向你挑战;社会主义以良好的制度、光明前景和宣传,对资本主义进行回击和批判。批判的结果是人家把你好的东西吸取过去,人家成长了,你批判别人时候,你自己的好东西没有保持住,也没有好好完善,相形见绌,斗争中社会主义就丧失了原有的优势。这就出现了不少从西方回来的学者说的,还是西方资本主义好。好在哪儿呢?好就好在它向社会主义认真学习、吸取,把社会主义好的东西搬过去了。而社会主义为什么现在情况不好呢?原因是在斗争中,你没有好好向对方学习和吸取,你没有改进、发展和壮大自己,所以出现这种状况。

我在上世纪70年代写过这方面的文章,我相信这种观点应该能被大家理解,你接受不接受是另一回事。试想一下,假如说没有社会主义阵营,没有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会对民众实行高福利政策吗?那是不可能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实行的高福利政策,能高到什么地步呢?如果你没有到北欧去,尤其是没有到挪威去,你根本想象不到。我是2004年带咱们河南的财会方面处级以上干部四五十人到北欧去考察,特别是到瑞典跟挪威考察,还有丹麦,在丹麦还参加了北欧的财税培训中心的学习。现在世界上最富的、生活水平最高的国家就是挪威,挪威人均国民收入非常高,他们社会福利比美国高得多。在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一个中学生可以去买小轿车,不经过家长同意,他自己就可以申请买小轿车。挪威人从出生一直到死亡,到坟墓,国家几乎是全包的。还有一个,妇女生孩子,生过孩子以后,如果在你需要休假的期间,国家给你的工作岗位离不开你,你还必须坚守岗位,这个时候国家可以给你安排保姆,给你派医生,给你照顾小孩,这一切都是国家管的。你下班回家,这些服务人员撤离,这一切费用都是国家出的。

我当时就纳闷,心想这些挪威人傻了?让一个十几岁的中学生买小轿车,他说申请买车就买车,万一上了大学,工作以后他()还不起车钱怎么办?这不是国家该倒霉了吗?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人家国家对老百姓是负责的。挪威人给我的解释是,如果是100个中学生买了100辆车,到大学毕业以后,里面有89个人还起这个贷款,还有11个还不起,说明这11个人有困难和问题,他们需要国家照顾。买个车,11%的人享受国家照顾,这不是很正常嘛?你89个都可以还起贷款,这不是很好吗?国家看的是大的方面,不是小的方面。对于个人还不起贷款,那可能是他(她)智能低下,智能低下的人就应该享受国家照顾,国家照顾一下这些人还不应该吗?要是在咱们国家买个车,你还不起贷款,麻烦可就大了,银行会告你,还会以诈骗名义把你你弄到监狱里面去。国家理念跟政策是完全不一样的。到哪里实地考察以后感觉到,在资本主义有些国家对民众的照顾确确实实比咱们做得周全到位,这是需要咱们社会主义国家向资本主义学习的地方。你要不去的话也不知道,去了之后深有体会。

下面讲中国的现状和成因。

从改革开放到现在,中国的情况,通常来说是好的。在国际上,咱们的影响也是比较大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咱们全国国民生产总值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现在排名第二了,这不得了了啊!不要认为排名第二尾巴就可以翘起来了。别翘,你没有翘的资本。你跟美国比一下,美国国民生产总值2010年统计是14.65万亿美元,咱们中国是60483.7亿美元。美国国民生产总值是中国的两倍还要多一点。但是美国人口多少啊?美国才两亿七千万人口啊,咱们十三亿。人家国民生产总值是咱们国家的两倍还要多,咱们人口是人家的四五倍。人均国民收入人家是咱们的10多倍,人家可以骄傲,可以翘尾巴了。再一个,年人均产值咱们国家在世界排名中排到了100名以后,是非常落后的。

我最近从网上调了一个资料,资料显示,2010年公布的世界各国财政收入数据,美英发达国家是人均1.4万美元,而中国人均只有1166美元,人家是咱们的13倍还要多。中国外汇储备是世界第一的,是3.2万亿美元。但是最近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关于人类发展的指数调查数据显示,排第一名的是挪威,第二名澳大利亚,第三名是荷兰。挪威在北欧,荷兰在西欧,澳大利亚是在澳洲,前三名里两个都在欧洲。挪威原来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在上世纪50年代以前,挪威还是一个海盗国家,因为连接大西洋,国家农业不发达,造船业稍微好一点,造出来的好船都用于海上抢劫了,如果不进行海上抢劫,挪威人就没有什么收入,老百姓想过富裕生活,不抢劫一点可能都没有。到上世纪7080年代以后,经过实地勘察,因为挪威是沿海国家,海下石油总储量仅次于沙特阿拉伯,挪威人口才几百万,还没有咱们一个地市多。我到挪威考察时候人家就很骄傲地说,我们挪威人现在不动,200年,光靠这个海下石油,享受现在这个生活,用不完的钱。你说咱们跟人家有没有办法比呀?没有!人家原来是海盗国家,发现地下丰富的石油资源之后,一下子变成世界首富。他们的观念也比较新,对国民的福利照顾也非常好。

那些排名最差的国家,全部在中部非洲,一个是布隆迪,一个是尼日尔,一个是刚果金。咱们国家排行第几呢?在178个国家里面,咱们排行第101!这个101是从哪三项指标评出来的呢?一个是健康长寿的生活,一个是拥有知识和教育情况,还有体面的生活水平。中国人现在在联合国里面评比的话,178个国家中间,你排到中间偏后啊!国民生产总值世界第二,外汇储备世界第一,结果是什么呢?你的国民幸福指数世界排行中等偏后,你连中等国家都挂不上。你看咱们可怜不可怜?你辛辛苦苦创造的财富没有享受到,幸福指数相当低下。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呢?咱们也需要认真探讨一下。我的探讨结果是这样的:单靠资本主义经济,想求得长期稳定的高速发展是不可能的;单靠社会主义经济,如果说管理好完全可以,但现在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没有一个国家能把它的经济运转良好。咱们国家就是因为改革开放以后,咱们社会主义的优势没有完全取消,第一,大型的国有这一块给保留了;再一个,全国资源的统一配置,还有劳动力统一安排,这一点保留了,这是社会主义的特有优势。这种优势的保留,再加上外国的资本、技术的引入,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两结合,这样产生的劲儿就特别大。我打一个比方,咱们现在的经济就是混血儿经济,混血种就比纯种体格要好,力量要强。你社会主义优势跟资本主义优势一结合,形成一种共同优势,这确确实实不一样,效果显著。

资本主义这些先进的东西跟资金弄过来以后,加上社会主义统一架构、统一安排管理,这就形成了生产的高速发展,生产力呈现十几倍、几十倍,甚至成百上千倍地增长。外国资本进入中国是为了赚钱,钱赚到之后几乎都弄到国外去了。国内呢,留下的利润,大部分被国家征收走了,也没有多少给老百姓。再一个,历史上留下来的传统,中国老百姓有钱舍不得花,习惯攒起来,原因是穷怕啦。外国人舍得透支,上中学时候就敢买车,敢提前十几年消费,中国人敢不敢?不敢。为什么不敢?因为没有强大的社会保障制度。最近国际上有一个资料讲,为什么中国人在国际上不敢大胆拼搏,特别是年轻人,就是因为没有最后的社会保障,所以始终是顾虑重重,缩手缩脚。假如说咱们中国人跟外国人一样,也具有足够的社会保障措施。你只管干,即便彻底失败了,还有安全的社保,保证你能过一个体面的生活,没有问题。真那样,中国的年轻人不要说在国内干,就是到欧美去,他也敢去。我弄成了就弄,我弄不成,我回来还有一份国家保障,我照样可以体面地生活。那该多好哦。可是,现在咱们没有。现在,如果你不顾一切去拼搏,你拼搏失败以后没有人管你。如果说你能筹集一点经费还好,如果筹集不到,你就等死吧!中国人不敢拼搏就是因为没有强大的社会保障,如果中国的社会保障措施一旦建立之后,我相信中国人一定敢拼。

我到欧洲去了以后,我还有一个深切体会,希望在座的各位接受我的感染。这体会是:未来的世界肯定是中国人的世界,不是别人的世界。为什么呢?中国人不仅国内人口众多,而且流散到世界各地的华侨也众多。外国人不注重生育,中国人是很看重传宗接代的,繁殖率很高,现在世界各地华裔人特别多,慢慢地发展发展,外国人不生少生,中国人多生外流,慢慢时间一长,各个地方几乎都是中国人,咱不能说占统治地位,就是占优势地位,这样也不得了啊!再加上中国人历来注重教育和人的形象素质。高素质的中国人遍布世界,其结果可想而知。你看现在,泰国的总理是华裔,菲律宾总统是华裔,美国驻中国大使不也是华裔吗?在以后的更长时间内,好多国家领导人,还有众多的国际高层人物都是华裔人。到那时,没有良心的人会有,像菲律宾总统这样的,像泰国总理就很有良心啊。100个人里面,30个人没有良心应该是正常,还有70个有良心的,70个有良心的跟国内联合起来,那世界不就是中国人的吗?再者,一个中国现在的发展势头也是非常好的,也可叫人大为放心。

最近我跟有些领导在一起说到一件事。他说从美国回来一个人,据那人说,原来国内传销很盛行,很挣钱,现在传销改成直销了,说直销也很挣钱。他说,其实传销和直销都源自于美国。听到这些,我就对他说,你别讲了,你们都没有讲到点子上。我说在美国,真正的传销跟直销骨干力量都应该是华裔人,不是其他人。我说,知道吗?为什么在美国搞传销直销的都是华裔人?他说,外国人都说中国人脑瓜特别灵,从不信守原则和制度,做事和成功的几率就高。我说,对了!为什么这样说呢?我到欧洲去考察,欧洲人就对中国人很头疼。中国人跟外国人同样开一个小商店,国外有规定,你商店一定要定期休息,譬如礼拜六、礼拜天休息,你不休息是不行的。外国人照办,中国人则不同。中国人为了挣钱,面儿上把前门关掉,他却把后门打开,买东西的人可以从我后门进来呀。你休息,我不休,你不挣钱,我挣钱。理由是:一是方便顾客,二是卖东西挣钱。一举两得,多好呀。外国人做事比较死板,既然国家规定不让开门,那就关门好了。中国人说,关门,你傻了。我前门可以关,但我后门能够开呀,我照样可以做生意挣钱。在美国也是一样,凡是传销跟直销主要是逃税跟避税。通过直销之后,不经过中间环节,国家在税收管控上管控不了。中国人利用这一点,我只要能多赚钱,咱就干。这种办法在美国,中国人得了空子,好钻,也会钻,外国人死脑袋瓜钻不成。

咱们可以看出来,未来不管经济、政治,世界应该是中国人的,这个应该没有问题。但是,中国人也应该改变,如果你一直这么不守规矩,你就没有贡献力了,人家看到你就头疼,就害怕,不敢跟你打交道了,那样也不行。有一点可以相信,只要你富有到一定程度,人的观念自然会发生变化。举一个简单例子,石狮原来很穷,现在很富。它怎么富起来的呢?—靠制黄。石狮原来是全国黄色制品的窝点。中央电视台给它一曝光,全国各地凡是需要黄品的都往那个地方去,去到那个地方的人多了,石狮各方面的经济就火了,石狮的经济很快发展起来了,现在它是全国经济很靠前的城市。只要一富有就改变了,石狮原来那些不规矩的事儿,就不干了,现在完全规矩起来了。

咱们河南也有这种情况。改革开放开始,浙江、福建、广州骗子很多,去到那里的河南人,上当受骗的不少。我有一个朋友,在80年代去广州办事,顺便买了三盘录像带,结果被骗了。经过是这样的:他办完事在广州街上溜达,路过一个小店门口,一个广州人给他说,“我这儿有几盘录像带,是带色的,两个小时一盘,你看看,好不好?在外面最起码200块钱一盘,我这儿20块钱一盘,你要不要?”他想,好不容易跑广州一趟,弄两三盘回去给弟兄们分分,饱饱弟兄们的眼福也好。当时那人把带传到机器里面,一切都很正常。一盘试过以后,那人又要试第二盘,我朋友马上制止说,试一盘就可以了,那两盘就别动了。那人说,那好,你掏钱吧,这三盘60块钱。他这边掏钱,人家给他打包,包好以后告诉他,这可是严打的呀,你可千万别让人知道,赶紧走吧,我也得赶快离开这。他背着包高高兴兴回来了,回来后召集大家说,弟兄们,我这次可有收获了,弄了三盘黄带,你们没有看过吧?我说,我没有,看看也中!结果包装袋打开,里面是一个砖头。背了一千多里地,包了块砖头带回来了。我说他,你上当了吧!你看看南方人钱挣得容易不容易,一块砖头60块钱。他气得骂人又跺脚,啥用哦!河南人后来也坑过人。不过人家坑人的时候通讯手段落后,坑人的事很难声张。轮到河南人坑人了,通讯手段发达了,事件一发生,马上就是网上网下、广播电视到处宣传,满城风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弄得河南人很没面子。如果河南人富起来之后,相信这种缺德事儿也就不再干了,但要有一个过程。

最后一个问题,今后我国的奋斗目标和方向。

这个也是一个大的问题,也是需要探讨的问题。

第一、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原则和立场。咱们毕竟是共产党执政,还打着社会主义牌子,如果中国不打社会主义牌子,不是共产党执政,我估计在国际上可能你的地位会好处一点,美国不会对你这么下功夫恶整。但是现在咱是共产党执政,又打着社会主义牌子,美国就视你为敌,因为咱跟他们制度上、阵营上是对立的。这一点必须清楚。

原则之一,就是要大力强化和发展公有制经济。通过公有制经济的进一步强化和社会各方面有计划的综合发展,逐步消灭生产资料的私有制。我认为这一点必须强调。现在咱们特别是一些青年学者,他不讲公有制、私有制,只要挣钱就中。如果社会主义国家,不从公有制上下功夫,你这个社会就安稳和巩固不了。咱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咱们大型国有企业集团这些头儿们,尽管都是党和国家委派的,但党和国家现在对他们已经失控了。我现在有资料可以证明。咱们国家这些大型国有企业集团的头儿,他们的年收入一般都在1000万元以上。咱们说,这是他们明面的收入啊,这是他们给国家报出的数,他们的实际收入应该不止这些。你现在敢对他下手吗?他在国外也有投资,有企业。你整他,他立马掉头到国外了,他就不管你了,给你扔下一个烂摊子,所有好的东西都转移到国外去。你管控不了他了。他拿国有资金跟财产去运作,当成私有财产去经营、获利。国家在这方面存在着管理的严重缺失。国外的资本家是用私人财产去经营,大多获利。但是国内国有集团这些头儿,他们是用国有资产去经营获利,跟国民其他人比,他们的收入已经奇高了,可他们还不满意。看一看他们的年终报告,全国人大开会时,有人提到国民收入极度不均衡,提到国有大型企业这些头收入过高,要限制一下。他们恼羞成怒,起而反驳说,你们还说这个呢,跟国际上比,我的收入还低呢,人家一年都几亿美元,我才几千万人民币。这就足以说明他们已经不服从国家管理了。也说明国家已经管控不住他们了。你如果管控得住,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本来他们是被国家和人民雇佣,受国家和人民的委派和嘱托,对交给他们的国有资产进行经营和管理的。现在他们却反宾为主,同国家和人民讨价还价叫起板来。这种悖理的反常现象,不要说社会主义条件下不能允许,就是资本主义条件下也不可能让它存在。要问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细究起来,无非是在改革开放中,国家和人民给他们的利益太多,给他们的权力太大,对他们的约束太少,致使他们刚愎自用,骄奢淫逸,习惯成性。不能不说,这种情况的出现,也是改革开放中存在的一大问题和失误。

第二、必须缩小和逐步消灭三大差别。这三大差别恐怕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了。这三大差别就是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别,这是原来社会主义理论特别强调的。咱们想一下,如果这三大差别真正消灭的话,社会主义的好多原则就基本实现了,人民的平等,生活的自由完全实现,那才是真正的理想社会。

第三、修改和完善宪法和法律。尽管法律我们正在逐步建立和健全,但是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举个例子,咱们宪法关于人权这一块,必须允许中国公民拥有罢工自由,有集会结社的自由,再一个是宗教信仰自由。宗教信仰咱们保留了,但是,罢工的自由给取消了,游行示威的自由给限制了。这是咱们国家人权方面的缺失。国际上哪怕最落后的国家,包括不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人家《宪法》里面还有人民有罢工、游行、集会、结社的自由。上一世纪八九事件以后,咱们国家对原《宪法》的修改,应该说是一种历史的倒退。罢工、游行示威、集会、结社自由,这是世界通行的国际人权标准,咱们连这个通行的国际标准都不要了,这一点我国做得很差。只有这点改变了,才能确保人民权利跟义务的完全拥有和充分实现,这样才能增强人民当家作主的主人翁意识,才可以增强国民的自信心和责任感。要不然的话,你说我是国家主人,我是什么主人啊?我这不能干,那不能干,这个说了不算,那个说了不算,我还是什么主人啊?我仆人啊!说国家公务员是公仆,实际上他是公仆吗?他有一点公仆样子吗?办公室一坐,茶水一喝,高福利一拿,退休时候还拿高工资,享受高待遇,比谁都自在。老百姓缴税养活他,办事时候还得看他的脸。原来毛泽东在世时候坚持的那些好东西,现在怎么就坚持不了了呢?

第四、坚持按劳分配,注意改善民生。社会主义的分配原则就是按劳分配。但是,社会主义国家真正做到按劳分配的时候是很少的。前苏联没有做到按劳分配,咱们国家也没有做到按劳分配。真正的按劳分配是什么呢?同等的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支出应该得到同样的报酬,这就是按劳分配。咱们国家历来有个传统,大家习惯把平等分配和平均分配混淆和等同。总把平均分配当成最合理的平等分配。咱们古代不是有一句名言说:东西不患寡而患不均吗?这种理论咱们跟前苏联是一模一样的。我上世纪70年年代通过对《资本论》的全面研究,有一个发现,发现咱们国家所有大中专教材里面讲原始社会的平均分配制度最合理是错的。我研究过《资本论》之后,我感到在原始社会平均分配一点都不可能。真正的原始社会,能够坚持下来应该是平等分配。后来人大有一个很知名的政治经济学教授到河大搞学术讲座,在讲课间歇时我向他请教。我说,我有一个问题想向你请教,不知可否?他说可以。我说,你是全国政治经济学的权威,我感觉咱们大中专教材里面讲的原始社会分配制度是平均分配一点都不可能。我把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还有原始社会生产力的实际情况,都给他说了。还说咱们的错误可能是引用了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哪一章哪一部分的提法。他听了以后说,从理论上讲,你的观点是完全成立的。但是你作为一个讲师,要想一下子把全国所有教材改变了,一点可能都没有。我问他,你承认不承认,我这种研究成果是有道理、是科学的?他说,承认。我说,只要你认可就行了。第二年,他参加教育部的一个教材研讨会,他把我的观点讲了一下,经教育部认可和采纳,全国各地教材很快都改了。现在全国大中专教材,关于原始社会分配制度这一块,要么讲公平分配,要么讲平等分配,再也不讲平均分配了。

咱们国家从古到今,从领导到群众,普遍认为平均就是平等,就是公平。毛泽东领导我们建立社会主义国家之后实行的分配制度就是平均分配,比如男女平等,同工同酬。咱们再举一个最简单例子,我老家是兰考农村的,我知道,人民公社时,农村劳动分配是妇女出去一天劳动挣7个工分,男劳力出去一天挣10个工分。只要你出工,不管你干得怎么样,到了月底,男劳力每天按10分记账,女劳力每天按7分记账。季末和年终按工分总量分配。工人呢?学徒工,刚刚参加工作是18.5元,转正定级之后大概就是22.5元,男女都一样,一定多年不变。一级工从南到北的工资都是一样的,一级工月工资大概是28.5元,二级工36.5元,这个记不太清楚了,这都全国通行,从内蒙古到海南岛都是一样的。

毛泽东在世时候,工人实行八级工资制度,八级工资月工资90多块钱,知识分子呢?如果是中学教师,属于三级教师,相当于高级讲师月工资97.5元,跟工人最高工资是一样的,平等也平均。咱们原来说社会主义分配制度合理,合理就合理在大家都一样,实际上真正的社会主义按劳分配不是平均分配,而是平等分配,就是说同样的脑力和体力劳动支出应该有样的报酬。我在研究过程有这样的体会,感到平等分配在现实中很难做到。怎么能做到真正的公平呢?比如说你是一个拳击运动员,你是全国拳击第一名的拳击手,你的报酬应该是多少呢?我想应该跟全国第一名的科学家是一样的。你要是拳击第一名,你想想,你得经过多少训练啊,得流多少血,流多少汗呀?你能最后成为全国一号拳击手,那得来不易啊!举个简单的例子,像美国的泰森,他远比美国一个一号科学家挣的钱多,一场拳击下来几千万美金到手了,人家可能一辈子花不完的钱。

如果要是进行体力劳动,如果你是体力劳动最重,并且付出最多,你跟脑力劳动付出最多的应该是同等收入。如果都是这样的话,我估计咱们国家在分配上应该是没有什么大家不满意的,但是现在做不到这点。只有真正实行按劳分配,才能让大家真正有等量付出得到等量的收入,有同样等级的生活,才能让人人满意。

第五、必须建立和完善社会社会福利和保障制度。这个是咱们国家正在着手并且逐渐完善的工作。咱们国家在福利制度这方面,在世界上排名是比较靠后的,比较差。我举两个例子,也是最近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是河南有一对收破烂的夫妇,带着两个孩子在广州一个县收破烂,结果孩子有病住院了,出院时候因为欠医院1500块钱,医院不让孩子出院。这个夫妇实在没有办法了,心想我本来就是在这儿拾破烂的,我为小孩看病,钱花得一点不剩了,怎么办呢?夫妇两口只好赤身裸体,牵着两个光肚小孩在街上跑。一跑引起媒体注意了,这舆论一关注,医院马上把1500块钱免了。这是一个例子。

再一个,有一个妇女属于疑难症,欠医院30万块钱,结果趁家人不在时候在医院自杀了,她自杀就是不想再增加家里人的经济负担。

这两个事例对我引起的震动比较大。就一般人,听了、看了这两个事件之后就会觉得心里难受。这些事情在国际上,特别是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因为人家是国家全管。咱们这里,人一旦有病之后,你自己负担不起了,解决不了了,要么自杀,要么赤身裸体在大街上跑。这不仅是个人跟家庭的悲剧,不仅是个人跟家庭的耻辱,说到底是社会的一种耻辱,是咱们国家的一种耻辱。正因为这样,咱们的福利制度必须得很快建立起来,但是相信咱们国家一旦有能力的话,这方面会逐渐建立健全起来。只要这方面建立健全起来了,咱们国人就会有很强的自信心和自豪感了。

我倒不主张咱们像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那样实行盲目的高福利。在1999年我到德国学习考察时,德国知名教授就给我讲,德国现在制度存在一定问题,这一制度下确确实实养了一部分懒人,多数德国人品位很高,很有自觉性,干活不偷懒,确确实实有少数人不干活,还享受国家高福利。从长远来看,养懒人这种情况会引起一部分人不满,会引起社会的不安定,咱们国家不能走他们的这种路。

第六、大力发展科学技术、教育和文化艺术事业。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必须重视和发展。教育是强国富民的根本,国家必须大量投入和扶持。文化艺术事业是满足国民精神食粮需求的保证,不容忽视。我主张传统的、民俗的、优秀的文化艺术形式要保留,要巩固和发展;新兴的健康的文化艺术形式也要保护、提倡和推广。创制更多的优秀文化艺术产品,不断丰富提高和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需求,不断提高国民的人生价值,应是我们的重大国策。咱们以前讲人生,不讲人生价值,这是我们的无知和错误,是一种缺失。实际上,人的一生怎么活着才算有意义呢?不是说你满意就行了,实际上人要活得有价值。就是要让人感到活得不冤枉,感到幸福,必须让你人生的每一个时段都能达到你最大的满足。如果不能达到你最大的满足和需求,这辈子你想幸福,或者你说你幸福,你自己都不信,别人更不相信。人这一辈子,需求跟愿望的满足是动态的,是不断变化的,小时候总是想我能跟大人一样多好,长大以后感觉还不如小时候呢。年轻时候想着怎么找一个好对象,成一个好家,一旦成家以后,又想怎么能有一个好孩子;有了好孩子之后,又要考虑怎样教育他(她)成才。再一个,没工作时一心急着找工作;有了工作,又想换个好工作;有了好的工作,又想收入多;人到老年,总想有一个强壮的好身体。这就说明,人生的不同时段需求是不不断变化的,这一变化既反映了人生的成长历程,也表明了时代的进步 。满足国民这种不断变化的需求,是我们国家义不容辞的责任!

谢谢大家今天能够认真听讲,讲的不好不对的地方,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