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豫图讲坛 >> 讲座精选

解读“民以食为忧”——工业化时代的食物营养与健康


发布:2011-07-07   作者:读者工作部   查看: 3529

 

杨青平

世界的工业化和中国的工业化

世界的工业化,是从250年前英国的工业革命开始的,就是瓦特改良蒸汽机那个时候。中国的工业化是从150年前洋务运动开始的。洋务运动就是从西方引进军事设备武装军队,引进机器造枪造炮。发起洋务运动的是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洋务运动最终失败了,失败的标志是中日甲午战争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以后,“工业救国”的理想者、践行者前赴后继。新中国成立以后,加快了工业化步伐。改革开放以后,加快了工业化的速度。2006年免除农业税,标志着中国成为工业化国家。工业化国家的财政税收主要来自工业化产业,免除农业税(当时仅占财政收入的2%)不影响财政收入,还要以工补农。在国际上,衡量一个国家的工业化程度,不是看工业化技术水平,而是看以工补农实现的农业机械化、现代化程度。

“民以食为忧”与“民以食为天”

 “民以食为忧”与“民以食为天”,只差一个字。改革开放以前的几千年,食品短缺,“民以食为天”;改革开放以后,现在食品极大丰富,“民以食为忧”。

“民以食为天”的出处

“民以食为天”这句话出自《汉书》。《汉书》记载的是西汉的历史,在西汉,是谁说了“民以食为天”这句话呢?是郦食其。郦食其是咱们河南开封杞县人,是刘邦的谋士,跟随刘邦左右。刘邦与项羽在荥阳两军对峙,项羽攻下了荥阳,刘邦退到了巩义。这个时候,彭越截断了项羽后方的粮道,项羽分兵回去打彭越,留下的一部分兵力守荥阳。

荥阳的东北方向有一座山,叫敖山,敖山之下有一座粮仓,叫敖仓,秦朝政府建的,这里临着黄河,便于粮食运输,所以在此建仓库。项羽留下的兵力坚守荥阳,却没有占领敖仓。

这时候,郦食其对刘邦说:臣闻之,王以民为天,民以食为天。刘邦懂了:人民是国王的天,粮食是人民的天。要想为王,就要得到人民的拥护;要想得到人民的拥护,就要有粮食,让人民有饭吃。郦食其继续说:楚军占了荥阳,不占领敖仓,这是上天赐给咱们的机会,咱们去占领敖仓,敖仓的粮食就是咱们的了。刘邦大喜,即刻发兵,占领了敖仓。这个时候的敖仓到底有没有粮食呢?史书没交代。但是天下皆知敖仓是个大粮仓,占了敖仓,天下归心。

“民以食为天”这句话,代代相传,传了2200年,一直传到现在。这句话的含义是:让人民有饭吃,是天大的事,人民没饭吃,国将不国,王将不王。每个朝代的历史,都证明了粮食是天大的事。

下面,我简要介绍一下每个朝代的“民以食为天”。

秦代的“民以食为天”

“民以食为天”这句话是秦末汉初开始说的,那么夏商周春秋战国就不讲了,就从秦代开始讲吧。秦始皇统一六国,全国有2000万人口。秦代的农业税并不重,但是兵役、劳役太重。北抗匈奴、南戍五岭,筑长城、修驰道、建阿房宫、造陵墓,全国一半男劳力常年在外服兵役、服劳役,没人种地了,就不打粮食了。服兵役的战死了,服劳役的累死了,留在家的妇女儿童老人饿死了,没法活了,所以要造反。陈胜吴广不揭竿而起,也会有别人揭竿而起。从陈胜吴广起义到刘邦战胜项羽,前后打了8年。战争破坏农业,战死无数,饿死无数。刘邦战胜项羽以后,全国人口剩下1200万,8年死了800万。

西汉的“民以食为天”

西汉200年历史,只有“文景之治”的40年,是太平盛世,人民有饭吃。

太平盛世不是随便形容的。关于太平盛世,《汉书·食货志》是有定义的。连续3年有余粮曰“丰”;连续9年有余量曰“登”;连续18年有余粮曰“平”;连续27年有余粮曰“太平”。按照这个定义,中国历史上只有4个太平盛世。一是“文景之治”的40年;而是唐玄宗开元、天宝40年;三是清代康熙二十五年平息吴三桂叛乱以后至乾隆末期这100余年;四是改革开放以后这30多年。

文景以后,汉武帝征匈奴,打了40年,耗尽了国力民力,临终之前下诏,罢兵休战,让人民休养生息。

西汉末年,人口增长到5000多万。伴随人口增长的,是土地兼并。土地兼并,不是抢占土地,而是土地买卖。土地买卖就是穷人把土地卖给富人,为什么卖给富人呢?因为借了富人的高利贷。为什么借高利贷呢?因为生老病死,因为婚姻嫁娶,因为水旱虫灾,因为横征暴敛。中国历史上的税率并不高,但是一个县必须完成上缴任务,富人有权有势逃税漏税,就转嫁到穷人头上了。中国历史上的土地税率并不高,而人头税税率高。穷人缴不起,只好借债缴税。从秦汉到明清,没有国家银行,只有民间借贷,民间借贷都是高利贷,高利贷的利率有多高呢?100%,而且是驴打滚,利生利,今年借100,明年还200,还不起,后年还400,又还不起,大后年还800,永远还不起,只能抵押固定资产,固定资产就是房子和土地,房子是草房,不值钱,只有抵押土地。土地就是这样被兼并的。失去土地的人越来越多,又遇到自然灾害,先饿死这些穷人,既然是死路一条,那就造反吧。如果几千人、几万人造反,朝廷有能力镇压;如果几十万人造反,就镇压不了了。西汉末年,湖北的绿林起义,几十万人;山东的赤眉起义,几十万人。赤眉起义军的首领称“三老”,相当于现在的乡长,带领乡亲们出来找饭吃,就没打算夺取政权。

饥饿是经常发生的,饥饿要死人,战争要死人,死人太多,就会爆发瘟疫,爆发瘟疫,死人更多。刘秀建立东汉,全国人口只剩下1800万,少了三分之二。

东汉的“民以食为天”

东汉历史也是200年,兴盛时人口也达到5000多万。西汉土地兼并、饿殍载道的模式在东汉重演。东汉后期,黄巾起义,军阀混战,谁有粮食谁就有军队。粮食吃完了,军队也就散了。黄巾军到最后抢不到粮食,投降了曹操。官渡之战,其实没死多少人,曹操两次烧了袁绍的粮食,袁绍10万大军不战自败。到三国鼎立的时候,全国人口只剩下800多万,曹操500多万,孙权200多万,刘备100多万。诸葛亮六出祁山,北伐中原,都没成功,都是因为军粮不够,仗还没打完,军粮吃完了,只好撤退。

隋代的“民以食为天”

西晋、东晋、十六国、南北朝,这300年太乱,讲起来太费时间,跳过去,讲隋代。

隋代与秦代相似。秦代统一了全国,隋代也统一了全国;秦代统一后延续15年,隋代统一后延续30年;秦代2000万人口,一半男劳力服兵役服劳役,隋代4000万人口,也是一半男劳力服兵役服劳役。杨广大兴土木,搞城市建设,建楼堂馆所,开通大运河,三次征高丽,高丽就是现在的朝鲜,人民战死、累死、病死、饿死无数,终于爆发农民起义。李渊乘机起兵,战争更加激烈。

唐代的“民以食为天”

李世民登基,全国人口只剩下1000万。“贞观之治”政治开明,但是经济很穷。大唐盛世是唐玄宗李隆基在位的40多年,人口5000多万。接着爆发“安史之乱”,乱了8年,人口锐减到1500万。然后藩镇割据,藩镇割据的标志是税收不上缴,而且横征暴敛,朝廷控制的地区小了,也要横征暴敛,不然财政就入不敷出。遭殃的是人民,没饭吃,就爆发了李仙芝、黄巢起义。

北宋的“民以食为天”

唐代之后是五代十国,有50多年历史。五代十国在土地税、人头税之外,又开征许多苛捐杂税,这些苛捐杂税都被以后的朝代继承下来,到国民党时期还都存在着,比如屠宰税。

赵匡胤黄袍加身,统一十国,把十国的苛捐杂税统统保留。北宋的经济超过大唐盛世,人口有6000多万。但是北宋的赋税徭役、土地兼并、贫富不均比唐代更严重。为了防止农民起义,每当遇到灾荒,穷人没饭吃,朝廷就把没饭吃的农民招到军队里,还发给军饷,一人当兵,全家都有饭吃。养兵养了100多万,军费开支占财政收入的70%。军队成了难民营,所以战斗力很差。但是避免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历史上的宋江,也就领了几十个散兵游勇。《水浒传》是小说,不是历史。方腊起义是真的,规模也不大。北宋没有亡于农民起义,却亡于外族入侵,因为军队没有战斗力。

元代的“民以食为天”

蒙古骑兵举世闻名,横扫欧亚大陆以后,在几十年内灭了西夏、灭了金国、灭了南宋,建立了元朝。元朝兴盛时期有6000多万人口,和北宋人口一样多,但是时间已经过去200多年。200多年相当于西汉或者东汉,人口自然增长的话,应该翻两番,可是却没增长,可知这200多年死了多少人。蒙古人不接受汉文化,保留着原始的野蛮的传统,把汉人当做羊群,横征暴敛无以复加,终于爆发了红巾起义,起义军领袖群龙无首,朱元璋后来居上。

明代的“民以食为天”

很多河南人,都说自己的祖先是山西洪洞县老槐树下的移民。这棵老槐树是明代初期移民集散地点,在这里集中,从这里派遣。为什么从山西往河南移民,因为河南千里无人烟,老百姓都饿死了。当时河南只有200万人口。焦作这一代几乎都是山西移民,我们村的祖先就是,家谱记载清清楚楚。200年以后,到明代后期,全国闹饥荒,河南最严重。李自成在陕西几起几落,只剩下18个人,来到河南,两年发展到100万人。李自成农民起义军几乎都是河南人。

清代的“民以食为天”

康熙、雍正、乾隆这100多年,被誉为太平盛世,人口超过1亿。所谓太平盛世,也就是老百姓有饭吃,不饿死人。这要归功于红薯和玉米。红薯、玉米原产于美洲,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带回来红薯、玉米,红薯、玉米在明朝万历年间传入中国,到康熙、乾隆,推广到全国。红薯、玉米比中国传统农作物产量高,能养活更多人。

民国时期的“民以食为天”

孙中山是要解决农民吃饭问题的,平均地权、耕者有其田、二五减租,都是孙中山提出来的。孙中山死得太早,蒋介石不执行孙中山的政策,所以失败。共产党带领农民打土豪、分田地,进行土地革命,所以能夺取政权。

建国以后的“民以食为天”

195919601861三年自然灾害,是左的路线导致的,所以刘少奇说,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研究者研究的结果是,全国饿死2000万人。建国以前,闹革命死了多少人呢?民政部曾经公布,自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为革命牺牲的烈士有2000万人。两个数字竟然一样,可知,饥饿猛于虎。 毛主席说,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这是对“民以食为天”最准确的解释。

                        工业化时代的“民以食为天”

每个国家都不甘于贫穷,要富裕,就要走工业化道路,这是每个国家的必由之路。2000年以后,中国进入工业化时代。经济发展了,人民收入提高了,不仅要吃饱,还要吃好。我们现在吃粮食少了,吃蛋奶肉多了,蛋奶肉都是粮食喂出来的,所以,我们消耗的粮食更多了。全国每年粮食总产必须保证1万亿斤以上,才能自给自足。河南每年粮食总产是1000亿斤,是全国的十分之一,是第一粮食大省。我国储备的粮食有多少呢?5000亿斤,这包括了国家储备、企业储备和农民储备。只够全国人民吃半年。这是战略储备。如果全国粮食减产,一般不会动用储备粮,首先要考虑进口粮食。在国际市场上,每年可供买卖的粮食,只有5000亿斤,都卖给中国,也只够全国人民吃半年。人口太多,只要中国缺粮,国际市场马上就有反应。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说,如果中国缺粮10%,国际粮价就会上涨100%。所以,中央始终重视粮食安全。今天强调粮食安全,就好比古代强调“民以食为天”。

再说说全世界的“民以食为天”。全世界有60亿人口,其中10亿人口在挨饿。2009年世界粮食峰会,联合国秘书长和世界粮食组织总干事两个人绝食24小时,以此行动呼吁富国对穷国的救济。然而,富国并没有响应。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达到90亿。因此,在国际上,不说粮食安全,只说粮食危机。

工业化时代的“民以食为忧”

“民以食为天”说完了,现在开始说“民以食为忧”。

进入工业化时代,食品极大丰富,人民吃饭变得挑剔起来,总认为现在的食物有污染,有毒物,忧心忡忡。古代的“民以食为天”转化为今天的“民以食为忧”。凡是进入工业化时代的国家,都产生“民以食为忧”。

忧虑什么呢?忧虑化肥、农药、食品添加剂、饲料添加剂、瘦肉精、激素、转基因、反季节栽培。

在科学上,有个原则,叫“毒物即剂量”,达不到剂量,便没有毒害作用。只有极少数食物含毒物超标,绝大部分是安全的。不安全的是九牛一毛。

人们都崇尚自然,都渴望吃过去的有机食物,可是,即使发达国家,有机食品也仅占1%。如果全部种植、养殖有机食物,产量将至少下降一半,那么我们都得饿肚子,重现“民以食为天”。

工业化带动农业现代化,化肥、农药、饲料添加剂、转基因、塑料大棚是农业现代化的标志,因此才有食品极大丰富。农业部把食品分为有机食品、绿色食品、无公害食品,我们吃的绝大部分是无公害食品。

国际农产品市场的竞争,助长了“民以食为忧”。每个国家都要保护本国农业,汽车、飞机、电脑、文化产业都不能吃,能吃的只有农业,只有保护本国农业,才能不受制于人。保护本国农业的方法往往是“绿色壁垒”,说你的农产品某种有害物质超标。美国是农产品第一出口大国,遭遇的绿色壁垒也最多,欧盟、日本、韩国经常以此与美国进行农产品贸易战。中国是农产品出口第二大国,遇到的麻烦也不少。为了保护本国农业,进口国的媒体还要大肆宣传进口农产品的不安全性。在互联网时代,新闻无国界,宣传中国农产品不安全的新闻传到中国,也助长了中国的“民以食为忧”。这其中,不乏妖魔化中国的新闻。为了妖魔化中国,于是就妖魔化中国食品。受此影响,我们国内很多人认为自己的农产品不如国外的安全。其实未必,若真是那样,中国怎么会成为农产品出口第二大国呢?
  为什么“民以食为忧”?除了上述原因,还有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消费者不懂这方面的知识。下面,我将具体介绍这方面的知识。

化肥的知识

化肥的施用很普遍。“化肥污染农产品”这个说法也很普遍。之所以有这个说法,是因为听惯了、见惯了化学污染。化学的废水、废气、废渣污染了环境,难道化学的肥料不污染农产品吗?这个疑问乍一听,怪有道理,其实,没道理。
  农作物生长在土壤里,要从土壤里吸收13种营养元素。需要最多的是氮、磷、钾,而土壤中恰恰缺乏氮、磷、钾,这就需要施肥。肥料分为有机肥和化肥。化肥又分为氮肥、磷肥、钾肥。化肥施到土壤里,溶于水,很快分解出氮、磷、钾,能迅速被作物的根系吸收。也可以施有机肥,可是有机肥中的氮、磷、钾含量很少,哪怕一亩地施几吨,也满足不了作物的需要,而且,有机肥在土壤中必须被细菌分解,才能释放出氮、磷、钾,这个过程非常缓慢,需要半年到一年甚至几年,往往来不及供应当季作物的需要。所以,只施有机肥,作物是不会高产的。
  作物从有机肥中吸收的氮、磷、钾分子,和从化肥中吸收的氮、磷、钾分子,是一模一样的。请注意,这句话是化肥知识的核心。既然有机肥不会污染农产品,那么化肥也不会污染农产品。
  人们还有疑问:为什么施化肥的农产品没有施有机肥的农产品好吃呢?这是因为,化肥施得不平衡,氮肥多了,磷、钾施少了,比例失调,虽然产量很高,口味却不好。但是,这和污染是两个概念,只能说品质、品味下降了,但不能说它有害。如果平衡施肥,农产品照样好吃。如果只施有机肥,氮、磷、钾是平衡的,却是低水平的平衡,农产品虽然好吃,产量却很低。
  化肥不会污染农产品,但是会污染环境。化肥施到土壤里,作物当季的吸收利用率一般只有20%~30%,剩下的就留在土壤里了,但它也会流失,一部分渗到地下水里去了,一部分随着地表水的泾流,流到塘里、河里、湖里、海里去了,时间长了,这些水域里的水就成了肥水,水生的植物、菌类、藻类就会茂盛生长,从而大量消耗水里的氧气,那么鱼就活不成了。这便是化肥对环境的污染。这里仍需强调,污染环境,不等于污染农田里的农产品。
  就全国而言,农业产量的构成,优良品种和化肥大致各占50%。如果不施化肥,我们的农产品肯定不够吃;国产化肥特别是复合肥,没有国外的好,我国每年都从国外进口化肥,这总比进口粮食划算;化肥价格一涨再涨,但农民还是要买,因为化肥能增产,不施化肥,种地就不挣钱。
  就局部地区而言,完全可以只施有机肥,不施化肥,生产纯粹的有机农产品,虽然产量低,但价格可以高一些。如果全国都不施化肥,那么产量将下降一半,我们都得饿肚子。
  如果只施化肥,不施有机肥,会造成土壤板结,影响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呢。但是,这个责任不在于化肥,而在于人。人太懒了,不想积攒有机肥。过去,大搞养猪积肥运动,农民家家都养猪。现在,农民家家讲卫生,不养猪了。靠什么增加有机肥呢?靠秸秆粉碎还田。可是,有些农民为了省事,把秸秆都烧了。年年禁烧年年烧。今天咱们不谈这个。
                                     农药的知识

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我们每天吃的农产品都残留着农药,这些残留的农药在毒害着我们。这种看法不能算错,但是不准确。

农药有很多种,其中有些对人体是无毒的。我们吃的苹果、葡萄上会有一层白霜,这层白霜是波尔多液的残留。波尔多是法国的一个地名,此地盛产葡萄,波尔多的农民很早以前就把生石灰、硫酸铜按一定比例溶于水,喷洒在葡萄树上,用来防治多种病害。这种药液就叫波尔多液,后来推广到全世界,防治多种果树的多种病害。相对于其他毒性强的农药来说,波尔多液的毒性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喝一口也毒不死人,当然,你不能把它当可口可乐来喝。像波尔多液这样的低毒微毒的农药还有多种,不再一一介绍。

还有一类农药,属于生物农药,生物农药其实就是细菌或真菌,能感染害虫,使害虫得病而死。这种细菌或真菌具有专一性,只感染特定的害虫,不感染其他益虫和动物,当然也不感染人类。在农村,经常发生这样的哭笑不得的事情。小两口吵架,女的一气之下喝了农药,却没有中毒。原来,喝的是生物农药。可是农民不懂,以为是假农药,想一想,在哪买的?想起来了,就在镇上买的。有的丈夫敲锣打鼓上门送锦旗,感谢救命之恩。有的丈夫上门兴师问罪,要求退赔,因为你卖的是假农药。

  农药家族中的多数成员,对人体都是有毒的,但是,毒物即剂量,量变到质变,如果在农产品上的残留达不到一定的量,就不会产生致毒作用。网上有一则消息,耸人听闻,广为传播。说是国际上某个绿色组织,抽检广州、上海、北京的蔬菜,检测出多种农药残留,形象地称之为农药鸡尾酒。鸡尾酒由多种酒勾兑调配而成,农药鸡尾酒这个名词很形象,加快了这则消息的传播。但是,内行的人一眼就看出破绽:此消息只说成分,不说含量;含量才是最关键的,如果含量不超标,不管检测出多少种农药成分,都是无害的;回避含量,任何国家都可以找到含有农药鸡尾酒的蔬菜。

  农药是工业化的产物,每个国家都经历了从滥用到控制施用的过程,现在,每个国家对农产品的农药残留都规定有允许的量。以甲胺磷为例,大多数发达国家的标准是1毫克~2毫克/公斤农产品,而中国的标准只有零点几毫克。之所以比国外严格,是为了顺利出口。毫克之于公斤,是百万分之一,可谓微乎其微。除了农药,食品中的其他有害物质的控制量,大致也是百万分之一。三聚氰胺事件刚刚过去,人们还都记得,从国内到国际,牛奶中所含三聚氰胺的允许量也是百万分之一。

国家有规定,农药中的剧毒农药,不准在农产品上使用,只可以用在林业上,比如消灭松毛虫,等等。剧毒农药中,最著名的是DDT。发明DDT的科学家,曾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当时全世界的科学家都未认识到农药残留的毒害作用。DDT之所以残留毒害作用强,是因为它的分子结构太稳定,残留在自然界十年八年也不分解,人吃进去也不分解,而且会在体内积累。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曾说,因为早先滥用,100%的美国人体内都有DDT的残留。可是,如此十恶不赦的毒物,却也有两面性。世界卫生组织曾宣布从2004年起在全球禁用DDT,但在2006年又解除禁令,允许在疟疾传播地区使用DDT,因为它灭蚊效果好,两害相权取其轻。南非卫生部部长立即宣布将继续用DDT消灭传播疟疾的蚊子。这个例子说明,我们要一分为二看待农药问题。除了DDT之外,其他剧毒农药的分子结构没那么稳定,是容易分解的,不会长久遗害。

现代农业离不开农药,因为自然界有病虫害。农作物需要农药,就像我们人需要药物一样。不施化肥,将减产一半;不打农药,就有可能绝收。防治病虫害,越早越好,治虫不见虫,治病不见病,等病虫害蔓延开来,就治不了了。生物防治、生态防治是必须搞的,但是农药防治也是不能放弃的。没有农药以前,生态环境比现在好,但是病虫害频繁爆发。比如,1942年河南的蝗虫灾害,造成全省基本绝收。现在,如果生物防治、生态防治控制不了病虫害,就必须使用农药,当然,应该合理使用,不能滥用。如果大面积爆发病虫害,会出动飞机喷洒农药。

蔬菜水果不可能不打农药,为了放心,我们买回去蔬菜、水果,可以放在水里泡半天,即便有残留,也会到百万分之一以下。还不放心,换一盆水再泡。农民打药,都是兑了水打的,所以,在水里泡,可以把残留农药稀释掉。

  解除农药残留之忧,过去消费者呼吁从源头抓起,呼吁禁止农药生产,禁止农民使用,却忽视了从终端抓起,也就是要加强市场检测。按照《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农产品的市场检测是公益事业,政府财政必须为此拨出专款。武汉市做得最好,有先进的设备,去年检测出海南的豇豆角农药残留超标,海南豇豆角便运不出岛,估计以后海南菜农不会再乱打药了。可是,很多城市做得不好,拨款太少,设备落后。看来,解除农药残留之忧,唯有市政府拨出足够的专款用于检测。

食品添加剂的知识 

     食品添加剂,古代就有。

西汉淮南王刘安发明了豆腐,我们吃了2200年。豆腐需要卤水点,才能凝固,卤水就是食品添加剂。卤水是硫酸镁、氯化镁、氯化钠的混合液,有毒,杨白劳就是喝卤水死的,但“毒物即剂量”,点豆腐用量少,是无毒的。豆腐也可以加石膏,石膏也是添加剂,石膏的化学名称叫硫酸钙。硫酸钙、硫酸镁、氯化镁、氯化钠,不懂化学的人,一听这些化学名称就觉得害怕,懂了,就不觉得怕。现在,没有谁因为豆腐加了添加剂而拒绝吃它,因为习惯成自然。

吃豆腐,我们习惯了,所以不考虑添加剂问题。现在许多工厂化生产的食品,我们还不习惯,所以老是嫌弃它有添加剂。其实,添加剂是不可避免的。因为社会已经进入了工业化时代,工业化也包括食品的工业化,工业化生产的食品少不了添加剂,如果没有添加剂,就没有现代的食品工业。也许很多年以后,人们都习惯了工业化生产的食品,就不在乎什么添加剂了。

    添加剂必须按国家允许的量来加,不能过量,不能滥用,那样便有害。最近,国家严厉打击的,是食品非法添加行为,比如,防腐剂、增白剂、染色剂、苏丹红、罂粟壳等等,这些都是不允许添加的,它添加了,所以要打击。

                                      饲料添加剂的知识

    先说饲料。 饲料都是粮食,主要是玉米, 现在的蛋奶肉都是用粮食喂出来的。过去粮食短缺,人还不够吃,哪舍得喂猪。猪吃糠,羊吃草,牛吃秸秆,鸡连喂都不喂,让它从土里刨食吃,所以它们长得很慢。

再说配合饲料。粮食做饲料,营养不全,要再配合一些蛋白质含量高的成分,一般是榨了油的豆饼、棉籽饼、菜籽饼,还要加些动物蛋白,如鱼粉、骨粉。

配合饲料的营养还不够全,还要加一些添加剂。都是加些什么呢?有矿物质;有维生素;有氨基酸;有益生菌;有甜味剂、香味剂,以增进动物的食欲。这些东西都起到营养作用。

还要防止动物生病,就要在饲料里加抗生素,国家允许,但是加的往往超标,因为加的越多,动物越不容易生病,但是,过量的抗生素残留在蛋奶肉里,人吃了,等于没病吃药,而且是经常吃,甚至天天吃,等有病了,对抗生素就不敏感了,就得加大药量。饲料里滥加抗生素问题还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只是重视医生滥用抗生素。据专家统计,全国生产的抗生素,有一半加在饲料里了。这是一个严重问题,比瘦肉精还严重。

下面说瘦肉精。

  要把瘦肉精说清楚,得从人的肾上腺说起。    

  人的肾脏上方,有一个腺体,很小,只有几克重,因为在肾脏上方,所以就叫肾上腺。肾上腺能分泌一种激素,就取名叫肾上腺素。    

  人体内各种激素的作用可以概括为两个字——调节,调节细胞和器官的功能。肾上腺素能调节心脏和呼吸系统的功能,能加强心肌的收缩力,能松弛气管。 

  仿照激素的分子结构,合成的药品,就叫激素类药,激素类药都是模仿秀演员,在人体内模仿激素,调节细胞和器官的功能,从而防病治病。    

  模仿肾上腺素的分子结构生产了三种药:一、沙丁胺醇,也叫舒喘灵,治支气管哮喘、慢性充血性心力衰竭;二、特布他林,也叫喘康速,又叫博利康尼(这个名称曾经在央视广告中反复出现,我们应当熟悉),治支气管哮喘、肺气肿;三、克伦特罗,也叫盐酸克伦特罗,又叫咳喘素,顾名思义,也是平喘药。这三种药都是处方药,仍在临床上应用。

科学家对肾上腺素进行研究,又有新的发现,发现它可以促进脂肪释放脂肪酸,一个个脂肪酸被释放了,那么脂肪也就减少了;它还可以增加氮的储存,氮是组成蛋白质的重要成分,蛋白质又是肌肉的主要组成成分,增加氮的储存,就意味着增加肌肉。那么,和肾上腺素分子结构近似的沙丁胺醇、特布他林、克伦特罗这三种药能否减少脂肪、增加肌肉呢?经动物试验,果然如此,只是用量要大,是人的医用量的10倍。其中,沙丁胺醇、特布他林副作用较大,减少脂肪、增加肌肉的效果不如克伦特罗,于是,上世纪80年代,美国的养殖业普遍使用克伦特罗,之后传到各国,也传到中国。在当时,这被视为最新科技加以推崇。可是,后来美国以及各国都发生了人群中毒事件,原因在于克伦特罗喂多了,距离屠宰的时间太短了,在猪的体内不能完全分解和排泄,在猪肉里有残留,人吃了猪肉如同没病的人吃了强心平喘的药,当然会产生毒副作用。于是,克伦特罗在美国及全世界被禁用。在中国,克伦特罗也叫瘦肉精,家喻户晓,可谓臭名昭著。其实,停喂克伦特罗7天后屠宰,对人就无害。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也这样认为。   

克伦特罗被禁止以后,又产生第二代瘦肉精,叫莱克多巴胺。它在人和动物体内几乎可以完全分解并排泄,几乎无残留。所以,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于2000年批准在养殖业上使用。可以说,美国的肉类都是莱克多巴胺这种瘦肉精喂出来的。目前,全世界有25个国家允许使用莱克多巴胺。

  在中国,克伦特罗、莱克多巴胺都不准使用。因为农民不可能按规定剂量添加。禁止克伦特罗,全世界无争议。但是对于莱克多巴胺是有争议的。美国、加拿大等26个国家允许使用,欧盟、中国等大多数国家不允许。可是,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却允许。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说,猪肉中的莱克多巴胺含量控制在50ppb1ppb为十亿分之一),一个人一顿吃二斤半,连吃20年都是无害的。

激素的知识

    与我们的饮食相关的激素,有的是植物激素,有的是动物激素。

    先说植物激素。有催熟的激素,让果实提前成熟;有生根的激素,有调节开花的激素,等等。就说催熟的激素吧。人工合成的催熟的激素叫乙烯利,市场上的西红柿大都喷过乙烯利,不喷不发红。为什么不让它长红呢?菜农、菜贩也有难处。以前,郊区菜农的西红柿红了,摘下来,蹬三轮车到市里去卖,以后每天红着、摘着、卖着。现在,蔬菜生产早已实现规模化、地域化,与之相伴的是大流通。我们吃的西红柿,基本上不是郊区种植的,而是从几百里、几千里之外运来的,如果熟透了再摘,等运到销售地就烂掉了,所以必须大半熟就摘,运到销售地,如果红了,正好;如果没红,就喷洒乙烯利。不喷乙烯利也会慢慢变红,但时间就是金钱,等不得。这是害人吗?不是。植物的各种激素,只对植物起作用,对人和动物绝对不起作用。吃了催熟的西红柿,绝对不会把人催熟,绝对不会让孩子性早熟。植物激素也没有其他毒害作用,因为它本来就产生于植物体内,如果它有害,这植物就是有毒植物,就不会成为食用植物。希望人们再也不要对植物激素产生误解。但是,催熟与自然成熟相比,营养价值降低了。这是不足之处。

再说动物激素。动物体内有很多种激素,其中调节生长的激素,简称生长素。美国允许养殖业使用人工合成的生长素。生长素使动物长得快,又可以通过肝、肾、肠道排泄掉,体内残留很少很少,美国认为是无害的。欧盟不允许养殖业使用生长素,中国也不允许。但是中国允许使用抗生素,而有的抗生素可以刺激动物的脑垂体分泌生长素,使动物生长加快。这样的抗生素与生长素异曲同工。在中国的肉类中,这样的抗生素往往超标,这也是一个严重问题。

许多男人其实更关心动物体内的性激素。不是怕性激素超标,而是希望多多益善,吃了以后,以增强自己的性能力。这些男人很傻很天真。首先,饲养者不会使用性激素促进动物生长,因为使用生长素效果更好,而且,不管公的母的,从小就阉割了。哪怕你一顿吃一只羊、吃一头牛,也不会让你具备羊或牛的性能力,你吃牛鞭、吃羊凹腰,除了尿臊味,不含一点性激素,纯粹是心理作用。

      也说说人体激素。医学家对人体激素研究得很充分,从中开发出许多激素类药物广泛应用于临床。这些激素类药物对某些疾病疗效显著,那么它就是天使;用多了用久了副作用又很大,它就成了魔鬼。

    绝大多数人以看待医用激素类药物的眼光,来看待植物食品、动物食品中的激素残留,这便是激素有害论的根源。如前所述:植物激素对人和动物不起作用;动物生长激素被美国证明是无害的。

转基因食品知识

对“转基因食品”,不懂科学的人有两种错误的理解:一种理解是,吃了这种食品,就给我们的身体转入了基因,我们的身体就会变异;另一种理解是,吃了这种食品,就把我们身体的基因转走了,我们的身体也会变异。这两种理解,让科学家啼笑皆非、哭笑不得。  

我要详细解释基因。每一个细胞里都有基因。在活的生命体里,基因决定性状的表达,每个人长得都不一样,就是基因决定的。基因实质上是一种物质,因为决定遗传,所以叫遗传物质,具体来说,是一个有机分子,叫脱氧核糖核酸,英语缩写为DNA,为了在显微镜下观察,科学家给它染色,又叫染色体。在死的生命体里,不如一块猪肉,一块馍,基因不能决定性状,它只是个有机分子,我们吃的就不是基因,而是有机分子脱氧核糖核酸,像吃蛋白质、脂肪、淀粉、维生素一样。所以,基因不会因为被吃而转来转去。

实际上“转基因” 就是常说的“基因工程“、”遗传工程“,也可以说是农作物的育种手段。   

人们不了解“转基因”育种,但是都了解人工杂交育种。人工杂交育种的历史已有100年了。100年来,人工杂交育种使产量翻了几番,再提高产量很难,而且在提高品质、抗病、抗虫、抗旱、抗寒、耐盐碱、耐瘠薄等方面始终没有取得突破。原因在于,人工杂交育种只能在同一种作物之内进行,比如,这个小麦品种跟那个小麦品种杂交,它们的基因有一点差别,但是差别不大。所以,培育不出很有突破性的品种。

如何扩大基因的差别呢?科学家便向别的植物寻找优良基因,向细菌、真菌寻找优良基因,甚至向昆虫和动物寻找优良基因,但是,不同物种之间不可能进行人工杂交,那么就放弃人工杂交,利用基因工程的方法,在实验室的显微镜下,像做显微外科手术那样,将A物种的某个基因,转移到B物种的DNA上,使B物种具备某种优良性状。这个过程就叫转基因育种。

把马铃薯的某个基因转移到玉米的DNA上,可使玉米的某种氨基酸含量增加。这种玉米是通过“转基因”的方法培育的,用来食用,就叫做转基因食品。我们吃这种玉米,多吃了氨基酸,难道不好吗?

      转基因食品的历史只有20年。转基因技术最发达的国家是美国。美国60%的玉米是转基因玉米,80%的棉花是转基因棉花,这些玉米、棉花能抵抗多种病虫害从而减少农药使用量。美国90%的大豆是转基因大豆,转基因大豆的出油率高达21%,而普通大豆的出油率仅有17%。农业科学家公认,转基因农作物是未来农业的发展方向。

我国的转基因研究方兴未艾。目前,我国培育成功并已经推广种植的有:转基因抗虫棉花、转基因抗病毒烟草、转基因晚熟西红柿;从国外引进种植的有:转基因营养玉米、转基因高油大豆。

我介绍一下转基因抗虫棉。对棉花危害最大的是棉铃虫,每年都要打很多药,污染环境。转基因抗虫棉花,就是把一种真菌的基因转入棉花,棉花合成一种成分,棉铃虫吃了就死,这种成分对其他生物无害。这多好啊。我国70%的棉田种的是转基因抗虫棉,我们穿转基因棉布不是好好的吗?

我再介绍一下转基因大豆。我国的大豆油,70%以上用的是美国转基因大豆,我们吃转基因大豆油这么多年不是好好的吗?

      世界上各国政府都大力发展转基因农业,因为转基因方法可以比人工杂交方法培育更好的品种。这些品种有的可以提高品质;有的具备抗病抗虫特性,这就减少了农药的使用,节约生产成本,减少环境污染;有的具备抗瘠薄、抗干旱特性,可以提高低产田的产量,使贫困地区实现粮食自给,要知道,全中国有1/3的耕地是低产田,全世界有1/2的耕地是低产田。在中国,“推进转基因新品种产业化”写进了2010年中央1号文件。可见多么重视。

“转基因食品”这么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反对呢?在科学界,农业科学家几乎没有反对的,只是有的生态学家反对,认为不同物种之间的基因组合,等于增加了新的物种,这就有可能破坏生态平衡。但是事实上并没有破坏生态平衡。在民间,绿色和平组织的人极力反对,这个组织崇尚原始生态。在中国,反对者中,大多数不懂科学,相信道听途说的谣言。 

反季节蔬菜知识

反季节蔬菜,就是塑料大棚里的蔬菜,或者是玻璃暖房里的蔬菜,因为只有这两种设施,才能让蔬菜反季节生长。现在的人们真是有口福,一年四季,新鲜蔬菜不间断,与冬储大白菜的年代相比,真有天壤之别。

    然而,现在有一些人不愿吃反季节蔬菜,认为它有害养生,有害健康。

养生的人,喜欢学古人,古人不吃违背季节的食物,到什么季节吃什么食物,不到季节或者过了季节,就不吃这种食物。在古代,这是正确的。如果不到季节,肯定不成熟;如果过了季节,肯定长老了。农谚说:“五月萝卜空心菜,六月韭菜老驴草。”五月的萝卜,肯定糠心了。六月的韭菜,老得像草,只能喂驴。但是,现代的情况不同了。首先是品种,有早熟的、中熟的、晚熟的;其次是塑料大棚,大棚里可以调节温度的高低,品种的早中晚熟与温度的高低相结合,什么时候都可种出新鲜的蔬菜。五月的萝卜不会糠,六月的韭菜不会老。当然,也可以学古人,只在冬天吃萝卜,只在春天吃韭菜,这肯定是应时蔬菜,但它也可能生长在塑料大棚里,而不是生长在大里。   

古人也不吃异地的物产。比如,北方人不吃南方的水果,因为相距几千里,贩运过来得几个月,早过季了,要么变味了,要么烂了。也有例外的,比如杨贵妃,爱吃荔枝,驿马加急传递,“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而现代,运输快得很,到了季节,南方收获一两天后,北方城市大街小巷都是卖荔枝的小贩,养生者吃不吃呢?学古人,不应该吃,但它又是应时水果。所以,养生者不要食古不化。

    还有一些人不愿吃反季节蔬菜,是认为反季节蔬菜生长在大棚里,农药用得多,不如大田蔬菜环保。其实这些人根本不懂种菜。先说大田。大田蔬菜用药多少决定于病虫害轻重,而病虫害轻重决定于气候,如果气候不好,用药一点也不会少。还有一个病虫害传播问题。在大田里,你把病虫害治下去了,但远处的病虫害没治下去,又传播过来了,你还得打药。再说大棚。大棚里是个小气候,温度、湿度是可以人工调节的,这就比大田优越。大棚还可以阻隔传播。外面大田有病虫害,别的大棚有病虫害,不一定就能传播到我的大棚里。要强调的是,不管是大田蔬菜还是大棚蔬菜,用药规定都是相同的,用量一定不能超标,禁用的一定不能用。

    从季节性来说,反季节蔬菜一定是大棚里种的,但是当季蔬菜却不一定是大田里种的,因为在大棚里也可以种,谁也分不清。大田效益低,大棚效益高,目前市场上的蔬菜绝大部分都是大棚里种的,你吃也不吃?

    如果根本目的是为减少农药残留,那么就不必分大田和大棚,关键在于买回去要在清水里泡。农民打药要对水,说明所有农药都是溶于水的,在清水里泡的时间越长越好,但不要泡烂了。

    如果执意不吃大棚蔬菜,那也好办,到郑州郊区租一亩地,每到周末和节假日就学陶渊明,种菜东篱下,悠然见邙山。

陶渊明归隐,躬耕自养,但收获不丰,所以经常忍饥挨饿。如果他今天再世,为了增加产量,肯定会建塑料大棚的。

总结

1,无罪推定。对待食品,要像法官审案一样,遵照无罪推定的原则。没有证据,不要老想着你吃的食品有毒,无端的增加心理负担,对健康不利。

2,毒物就是剂量。毒物就像药物一样,药物不够剂量没有药效,毒物剂量很小很小,达不到临界点,就没害。

3 ,九牛一毛。安全的食品是“九牛”,不安全的食品是“一毛”。

4 ,回老家吃有机蔬菜。农民自己吃的蔬菜都不打农药,我每次从老家回来,后车厢里都装满了有机蔬菜。